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稀土天使的博客

天使是为稀土衔来橄榄枝的和平鸽

 
 
 

日志

 
 

昌九职工质疑“江西队”设局 威华被疑是烟幕弹  

2013-12-02 09:1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2月02日 07:10刘国珍

K图 600228_1
现价:0.00 涨跌:0.00 涨幅:0.00% 总手:0 金额(万):0 换手率:0.00%

K图 002240_2
现价:0.00 涨跌:0.00 涨幅:0.00% 总手:0 金额(万):0 换手率:0.00%
查询该股行情  实时资金流向  深度数据揭秘  进入威华股份吧  威华股份资金流
相关股票
中金岭南(0.00 0.00%)
金谷源(0.00 0.00%)
兴业矿业(0.00 0.00%)
金浦钛业(0.00 0.00%)
盛达矿业(0.00 0.00%)
焦作万方(0.00 0.00%)

  一家“近年来,逐渐陷入经营困境、去年亏损1.45亿、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企业疑难杂症难以厘清”(昌九生化(行情 股吧 买卖点)在《江西日报》的自我描述原文)的公司,作为旁观者,很难理解,缘何能吸引众多投资者如飞蛾扑火般涌过来?

  如果把资本市场看做大片云集的电影市场,那么昌九生化目前上演的剧情着实有点“生化危机”甚至“碟中谍”的味道,看客们看得惊心动魄,主角、配角们拼得“血光剑影”。


  由于临时停牌,昌九生化暂时止住了断崖式跳水,股价目前定格在7个“一字跌停”的位置,但这并非底部,因为还有近3亿元的融资盘正在等待平仓还债。

  对昌九生化的投资者们来说,最近过得异常艰辛。一些不堪重负的投资者分别前往北京、上海、南昌、深圳、赣州等地维权,要求彻查昌九生化到底有无故意设局、操纵股价,将投资者玩弄于鼓掌之中。而涉事几方均表示,从未设局、从未操纵股价。

  争论的焦点就在于,20 12年12月28日昌九生化的一则公告,股民认为该公告涉嫌故意误导投资者,放大赣州稀土与昌九生化重组的预期。而在此后,昌九生化众多澄而不清的公告中,又出现诸多关于两者之间的“暧昧”。投资者认为似有一只无形之手,一步步误导投资者入“套”。

  过去的一周里,南都记者分别奔赴江西南昌和赣州的相关部门及企业进行调查,涉事几方均否认做局。目前证监会已经介入调查,迷局真相有望揭开。

  一纸公告引发昌九稀土绯闻

  对昌九生化的投资者们来说,最近过得异常艰辛。昌九生化股票从11月4日起连续7个“一字跌停”,累计跌幅达52.12%,超过70亿的市值蒸发过半。而这一切,从时间点来看,缘起威华股份(行情 股吧 买卖点)11月3日晚间的一纸公告。

  该公告称,赣州稀土拟借壳威华股份上市。而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雳,狠狠地劈在昌九生化股东们的脑门上,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相比之下,高位建仓的融资客,处境更加艰辛。9月16日到11月1日为止的28个交易日中,共有3.54亿元资金参与了这场豪赌。截至11月13日,仍然有2.93亿元资金深陷其中,只有极少数获得了逃出生天的机会。

  在投资者的眼中,罪魁祸首是昌九生化于2012年12月28日发布的“一”纸公告。来自南京的投资者鲁河对南都记者说,这一公告就是利用了投资者的心理,在昌九生化是否注入赣州稀土的问题上,玩弄文字游戏,从不正面拒绝,但始终留有想象空间。“我们从始至终相信赣州稀土资源的前景,即便是走到今天这一步,从未怀疑过昌九生化才是赣州稀土的真命天子。”

  这则公告的主要内容是,“鉴于昌九生化近期股价涨幅较大,赣州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特向赣州市国资委请示要求明确赣州稀土资产注入问题,赣州市国资委在复函中表示:鉴于组建国家级南方稀土大型企业集团的方向、途径、方式等尚未确定,稀土产业整合工作尚未到位,市属国有稀土企业的产业结构、资产质量等方面还不具备整合上市的条件,因此,没有将市属国有稀土资源、资产注入昌九生化的考虑。”

  据了解,赣州稀土持有43本采矿权证。2011年稀土行情向上时,赣州稀土实现营收逾29亿元,净利润则超过7亿元。从听闻赣州稀土有上市打算后,众投资者就一直对赣州稀土保持关注和兴趣,甚至于成了信仰。

  而赣州稀土的上市之路始于2011年3月初。当时,江西省政府办公厅下发《赣州市稀土整治工作方案》,提出“从赣州稀土矿业公司现有矿权中拿出部分采矿权组建新企业,加快先行上市”。

  赣州稀土随即与20多家上市公司扯上“绯闻”。但众多投资者认为,昌九生化与赣州稀土重组的可能性最大。对于昌九公布的上述公告,部分投资者认为,从字里行间尽是赣州稀土将考虑注入昌九生化,只待三个“鉴于”原因得以解决之后。

  “当时的股价才十几块钱,如果不是这则公告的暗示,在没有其他重大利好的前提下,怎么可能短短几个月最高冲上40.6元?”投资者陈丽说。

  在众多昌九生化股民幡然醒悟之后,事情逐渐演变为昌九生化股东的集体维权活动。全国不同地方的昌九生化股东们,开始聚集起来,并分批前往北京、深圳、南昌、上海等地“维权”,希望有关部门能给个说法。

  当时,股东们最急切的愿望便是昌九生化可以停牌,损失可以少一些。

  投资者为何豪赌昌九借壳

  一家“近年来,逐渐陷入经营困境、去年亏损1.45亿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企业疑难杂症难以厘清”(昌九生化在《江西日报》的自我描述原文)的公司;加之一次又一次否认与赣州稀土的重组公告后,作为旁观者,很难理解,缘何能吸引众多投资者如飞蛾扑火般涌过来?

  有观点将他们定位为“赌徒”,昌九生化的投资者不能接受,他们认为他们的投资决策是基于丰富的投资经验和逻辑而做出的。

  上周五,南都记者在赣州见到了《我们是没有内幕消息全凭公开信息决策的价值投资者》一文的作者张敏,当时她正在赣州寻求维权的途径。

  “我是从2010年开始关注昌九生化的。”张敏原本持有另外两只与稀土相关的股票,因为长期研究,有比较深刻的心得体会。张敏认为,当初昌九生化业绩一直不好,负担重,被江西省省属国有企业资产经营(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江西国控)收至麾下。而江西国控是江西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此后,在2011年11月30日,昌九生化收到省财政厅的补贴1 .6亿元,以解当时公司面临退市的风险。说明省政府为了保住壳资源是不遗余力,从而得出结论是昌九生化将会面临重组和资本运作。

  而到了2011年12月1日,昌九生化公告:控股股东与赣州工投签署股权转让的框架协议,并同时把赣州工投所持有的赣州稀土股份划出。原本就对投资稀土资源倍感兴趣的张敏豁然开朗,看到了无限前景。

  “昌九落户赣州,让赣州工投运作。而赣州工投除了矿产,就是新能源。这两项无论哪个都有想象力,而且赣州很有可能把稀土矿注入昌九。”张敏分析认为

  另一位投资者向南都记者透露,精于财务、具有企业法律顾问经历的姚伟彪当初被任命昌九生化董事、副董事长时,其和另外一名投资人前往南昌一探虚实,“当时就有江西国资委的人告诉我们,姚伟彪此次过去,就是戴着‘帽子’去的,目的就是将赣州稀土注入昌九生化。”

  而姚伟彪曾同时担任昌九生化和赣州稀土副董事长职务,亦让外界认为赣州稀土与昌九生化之间必有大文章。

  与张敏一同前往赣州的还有其他5位投资人,其中郑亦芳已支付了100万保证金(行情 股吧 买卖点)。“我们和昌九公司的人谈过,他们正在积极争取复牌。”同行的另一位投资人说。郑亦芳当即坐不住了,“此时复牌,一定会再次跌停,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此说法并未得到姚伟彪的证实。

  老股民质疑“赣州队”设局

  在威化股份与赣州稀土相关的《重组预案》公布之后,投资者除了震惊之外,就是感觉自己进入了别人设的局。

  而这个局的始作俑者,部分投资者认为,就是包括赣州国资委和赣州工投、赣州稀土在内的“赣州队”。昌九生化只是一个操作的平台。而这个局的真正执行时间就是从2012年12月28日开始的。

  这个局的布置,一“头”在昌九生化。

  “昌九生化无端端在2012年12月28日要求实际控制人赣州市国资委明确赣州稀土资产注入问题。而赣州市国资委复函称‘市属国有稀土企业的产业结构、资产质量等方面还不具备整合上市条件’。”鲁河认为,这很容易让投资者理解为“具备上市条件时有将稀土资产注入昌九生化的考虑”。因此诸多投资者对昌九生化抱有巨大的希望,昌九生化股价也持续走高,一度达到40元/股的高位。“这正是做局者所期待的,通过暧昧公告拉高股价以便于高位套现”,鲁河猜测。

  而张敏则另有一套说辞。“当初赣州工投接盘昌九生化,或许正是想要把赣州稀土注入进去,但是因为在低价时未能借壳,而参照此后威化股份借壳时的股价,有理由推断2012年12月28日的真正目的是打压股价。”张敏认为,这一则公告进可攻、退可守,即便昌九生化日后真的植入赣州稀土,亦能说得过去。

  值得注意的是,在拍卖会中,自然人梁少群、梁耀光、东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20元的成本将1800万昌九生化股票纳入囊中时,二级市场的价格在30多元,转手即可得两亿多差价。

  而此前《江西日报》刊登的上述关于内幕的文章,尽管将矛头指向“少数媒体、网络的不良人士刻意臆测、编造、渲染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简称赣州稀土)拟借壳昌九生化的故事”操纵股价,但是从其节选时间段来看,似乎也暗示着昌九生化股价悲喜剧都是从赣州工投接盘开始。不免令人产生怀疑,是否做局者正是“赣州队”。

  威华股份被疑是烟幕弹

  而另一“头”则在威华股份。

  这一头主要是聚焦在内幕交易之上。投资者提到的“内幕交易”问题主要包括:持500万股位列第三大股东的中海信托———浦江之星12号集合资金信托私募在威华股份停牌前的短短9个交易日“准点”增仓248万股,华润深国投信托———民森H号证券投资集合资财金信托计划在威华股份停牌前9个交易日新进仓位190万股。

  张敏对南都记者补充说,“威华股份疑于4月16日停牌前就得知自己入选赣州稀土借壳名单,难逃内幕交易之嫌”。理由就是,“4月17日,定出的选壳6标准其中一条就是老股东是否让渡股份。4月19日的选壳第一轮对此项有评分,如果没有在此之前咨询过威华股份大股东本人,此项该如何打分?凭赣州政府相关人员和推荐券商的想象吗?”而另有一种说法是,威化股份4月16日停牌,或有避免走漏风声导致股价异动而失去重组机会。

  不过张敏认为,“赣稀估值不能做高,因为评估值具有上限,经过计算,只要评估价格高于77 .38亿,就不能借壳威华了。”

  张敏和部分其他投资者认为,赣州稀土的资产估值应该在200亿以上,所以昌九价格在25-30元/股之间借壳是很合适的,在这个价格增发可以稀释比较少的股份,而立即得到比较多的现金。张敏说,“市场也是这么理解的。实在没有想到他们把赣州稀土作价这么低,而且把股份让给私人大股东,而此大股东并没有支付能力来付出他承诺的留给上市公司的现金。现金来源无非就是抵押其持有的赣州稀土股票。其实就是赣州稀土借壳谁,谁就具有这个优势。”

  而这两“头”对于“赣州队”来说,在这一“局”当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到底有怎样的利益关系,投资者也讲不清楚。

  昌九职工质疑“江西队”参与设局

  为了打开这个谜,南都记者在过去一周,分别前往江西南昌和赣州进行调查。南都记者多次与董秘张浩联系,对方都以“公司有规定、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

  在当地知情人士的协助下,南都记者进入昌九生化,大院内几乎停满了车辆。如果不走进去看,或许还认为昌久生化依然运转着。

  刚进入办公大楼,在一楼过道两侧贴着6月28日昌九生化董事长姚伟彪在昌九集团职工大会上的讲话要点学习专栏内容,主题是困难与对策。在困难方面存在着管理模式混乱、资金严重匮乏、融资能力丧失、安环问题突出、复产进展缓慢、退市形势严峻等10项。

  因无资金来源,昌九集团每月近400万元的刚性支出没有着落,留用人员的工资都没能得到解决。目前,昌九生化累计负债高达4 .84亿元。控股子公司昌九农科有1.72亿元银行(行情 专区)借款,其中1.5亿元由江西国控及昌九生化提供担保。

  南都记者在离昌九生化办公地百米以内的家属院,见到了两位职工。两人认为,2010年4月,江西国控将已经处于亏损状态的昌九生化接盘过去,本来是想将其盘活的,但始终未能实现,还要支付各种费用,比如当初的“技改”以及每年近2000万的工资。“这个费用是硬亏出去的,这个钱怎么回笼?”该两位职工认为,只能从股市里面“找补”。

  而且,赣州工投与江西国控原本在2012年6月就已经签署股权转让合同,一直拖了将近一年才完成工商变更手续。“赣州工投根本就不想接,现在明摆着是连这个壳都不想要,还会出当初答应的6.3亿股权转让款吗?”他们说。

  据了解,由于江西国控和赣州工投在股权转让款与改制资金支付先后顺序问题上存在争议且经数轮磋商不能协商一致,使得昌九集团3.52亿元的改制资金不能及时落实,大部分改制项目无法实施,昌九生化维稳压力巨大。

  而昌九生化内部一位有威信力的人士,向南都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昌九生化此前的股价大涨正是做局者喜闻乐见的,目的就是套现。这一布局者正是江西国控和其商家江西国资委联合操作的。

  江西、赣州双双否认做局

  对于做局说,江西省国资委、江西国控、赣州市国资委均表示没有操纵股价。

  自从昌九生化股价大跌以来,媒体人士就感觉到了相关政府部门及企业开始严阵以待,对媒体几乎“清一色”表示暂时不接受采访,或在敏感时期不方便接受采访。

  南都记者在未具名的情况下,与江西省国资委产权管理处一位相关人士进行了交流。针对是否把昌九生化给到赣州工投,目的就是设局,为了让市场认为将要为昌九生化注入稀土资源,从而操纵股价上涨实现例如高位套现以及其他利益的问题,该人士表示,“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和江西国控能操纵,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结果了”,“你看昌九的股票一路涨到40多,我们没有这个能耐去操纵;第二个,但凡想注入资产的人也不会在40多块钱股价的时候注入进去”。

  江西国控本应支付的3亿企业职工安置款项不是已经实现了高价套现吗?“这个是在没有发生转让行为之前,后期爆炒到40多那一段,昌九生化已经在赣州手上了。”该人士并没有直接解释高价套现的问题,只是补充说,“江西国控当时确实尽了力,投入了很多资金进行‘技改’,但是技改刚完成,就出现一起爆炸事件,导致工厂立马停产。后来想恢复生产,也确实想把这块资产重组,但是拿不到生产合格证,省政府也出面协调过,依然束手无策,企业无法继续投产”,该人士叹息说,“已经烂到那份上了,实在无力挽救。股民毕竟不了解具体形势。”

  2011年江西省曾花1.6亿元为昌九生化保壳,如此大费周章,且IPO环境不容乐观的形势下,江西省国资委以及江西国控为何不在江西省寻找更好的资源进行重组呢?该人士表示,“我们产权处当然希望能够有资产注入进去,但目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资产可以注入”。其透露,当初将昌九生化给到赣州工投也是希望能注入资产将其盘活,“谈判过程很艰难”。

  但不管怎样,“我觉得赣州最终肯定要有一个说法的,不可能说一个壳在你手上就没有了,但是它到底怎么做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转移了股东责任,赣州接过去就应该很清楚其股东责任,有责任去保住这个壳,为什么在省内转,也是不希望在江西少一个上市公司。不过现在来看,赣州可能早就不想要昌九了。”

  不过,为何偏偏是赣州接盘?这其实也令市场推测赣州工投此举意在赣州稀土注入昌九生化。该人士直言,“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赣州敢接这个壳,就是应该有它的考虑。”

  而对于赣州稀土选择民营企业威华股份,该人士认为,“如果赣州稀土装进去肯定变成国资了。原来昌九生化也只有20%的国有成分。如果因此,说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我觉得有失偏颇。”

  不过在江西国控,一位高层表示,江西国控接手昌九生化时其已停产,“我们救了几年,但能力有限没有将其搞活。”其亦表示,国资委监管的企业里也没有好资产可以注入。不过与上述国资委人士表达有所出入的是,该高层表示,赣州主动找到江西省国资委表达了“兴趣”。既然赣州有资源,而且其他的谈判对象都谈不拢的情况下,双方就谈判成功了,但是当时并没有具体告知往这个壳子里装什么资产。

  随后,南都记者奔赴赣州寻找答复,在赣州工投以及赣州稀土都吃了闭门羹。赣州工投一位办公室主任在听完南都记者关于对昌九生化目前困境如何解决以及当初是否有将赣州稀土注入的问题后,一字一顿地表示“不接受采访”,并且提醒南都记者一切采访问题都不接受采访。

  而赣州市国资委发言人谢斌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工投、昌九还是赣州国资委,都没有操纵股过股价,也不可能操纵股价。而且,由始至终,也从无打算将赣州稀土注入昌九生化。”

  “公告里也是这样表达的,从来没有这种打算,或说有这种准备把稀土注入昌九生化的做法”。谢斌认为,可能是投资者过分地解读了。赣州工投控股昌九集团以后,已经把稀土这一块剥离出去了。赣州稀土欲借壳威华股份这件事上,也是严格地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打分选择出来的借壳对象的,“这个东西不是哪个人能操纵的”。

  而南都记者随即又联系了威华股份,其董事会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赣州稀土的评估有专业的评估机构,由有证券从业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出来的,是专业的、客观的。作为上市公司肯定要做到客观准确,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而针对赣州稀土集团网站上说所拥有的资源价值“数百亿元”,该工作人员认为是上市前吹水资产规模而已。

  而威华股份是否文中所提之“局”落下的一颗棋子,还是有利益输送的一方?该工作人员表示,双方能够签订重组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关于评估机构评估出来的价格,对价合适,双方愿意去做就OK了。

  昌九生化或“卖地”保壳

  处在舆论漩涡当中的昌九生化,后市该何去何从?

  公告显示,昌九生化今年前三季度亏损5506万元。加上唯一在生产的昌九农科出现亏损,新组建的昌九化肥未能如愿生产,其他业务均停产,昌九生化没有“止亏”的能力。

  而昌九生化在复产无望的情况下,赣州市政府做出将稀土资产注入威化股份的安排后,实际控制人赣州市国资委目前也没有对昌九生化进行资产重组的安排,一个月后昌九生化被“ST”或已成定局,昌九生化“后事”难料。

  最近的信息显示,昌九生化正“积极探索昌九生化止亏保壳的基本策略”。

  据媒体报道,这些“基本策略”包括出租现有厂房及出让土地资产。而姚伟彪在6月28日的内部职工大会上还提到,昌九生化要“积极争取赣州市政府的关心、关怀,争取取得矿产、土地资源等支持,在赣州区域拓展公司新的发展空间”。

  而南都记者在江西国控昌九集团改制实施工作组了解到,目前赣州方面没有相关重组计划,下一步应该就是卖地了。而工作组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完成最后的职工补偿款发放之后,他或许也将面临失业。

  不过一位券商人士对此分析道,卖地也不失为一个保壳的好办法。

  近日,南都记者接到包括张敏在内的几位投资者表达的诉求,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不再追究,目前大家的利益一致,都应该朝着昌九生化保壳的方向去努力。“我们已经和相关部门沟通过,首先希望能够建立良好的沟通管道,”为此他们愿意主动承担起联络员的责任,将大、中、小股东联合起来有效沟通如何保住昌九生化的壳子。“其次,是否能够停牌至重组前?事实上,此种情况下应该要考虑如何重组了。而第三个则是,寻求好资产的注入,如果因为股价过高望而止步,我们愿意牺牲部分个人利益,只要能保住昌九生化。”

  (注:文中采访对象除谢斌外均是化名)

(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