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稀土天使的博客

天使是为稀土衔来橄榄枝的和平鸽

 
 
 

日志

 
 

江西安远稀土黑色利益链:涉副国级领导妻子  

2014-11-18 07:4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夏经纬网   2014-11-17 09:32:57   
字号: 

党政领导“陷落”

事实上,2012年5月起,赣州市先后出台了《在稀土开发管理中进一步落实监管责任的意见》《稀土矿山管理联合执法实施方案》《稀土矿山信息化远程监控系统工作方案》等五个加强稀土监管的规范性文件,从群众参与、社会监督、部门联动、责任落实和科技监控等方面,努力实现对矿业秩序“标本兼治”。

2013年6月,在中央巡视组进驻江西后,江西省委召开专题协调会,部署对赣州稀土开展专项整治工作。赣州市按照省里的部署,由市纪委牵头,以安远县为重点,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稀土专项整治。整治期间,全市共派出200多个工作组共3000余人,立案查处各非法开采矿点当事人。

因多名亲属涉嫌参与非法开采稀土,2013年9月27日,邝光华亦在此次专项整治中被赣州市纪委带走调查。

一审判决认定,2005年至2013年,邝光华在担任安远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会昌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安远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多名民营企业老板及凌永生、钟道统、廖雪勇、魏剑平官员的财物共近700万元。

除上述受贿外,邝光华还涉及滥用职权。法院认定,邝光华明知妹夫罗伟峰在安远县内非法开采稀土,在凌永生汇报后,邝光华依然交代凌在处理时适当予以关照。后凌永生交代分管执法工作的副局长谢国富,在整治过程中关照罗伟峰。

2011年至2013年期间,在凌永生、谢国富等人的关照下,罗伟峰伙同他人在安远县非法开采稀土的行为长期没有被查处。经江西省国土资源厅鉴定,罗伟峰伙同他人在安远县天心镇井头村大禾坑、竹湖村早禾坑非法开采稀土,造成矿产资源被破坏价值共计1700余万元。

庭审中,邝光华逐一否认了检方的各项受贿指控,只承认收受了礼品帝驼牌手表和佳能DV一台,他称其他事项是“在专案组办案人员严刑拷打和胁迫下被迫捏造的供述”。

至于滥用职权为妹夫罗伟峰、连襟刘汉涛非法开采稀土打招呼,邝光华否认凌永生曾向其汇报及受其招呼,之前的承认系因“在逼供下”。另外,罗伟峰与凌永生是老乡和前同事,与谢国富是远房亲戚,根本用不上他打招呼。

庭审前一天,2014年8月13日,邝光华在会见律师时自称,2013年春节刚过,赣州市就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负责邝光华的材料。从4月份起,赣州市主要领导多次找邝光华训话,到5月份更是直接要求他供认参与非法开采稀土、收受贿赂等罪名。他称,专案组其间多次使用拉拢手段,只要他承认自己收受贿赂,特别是只要交代有哪几位市委常委、副市长、副省长也参与了非法开采的问题,并象征性地将“赃款”捐出几十万元,就绝对保证他其并继续被重用、得到提拔。但邝光华没有承认。

彼时,恰逢中央巡视组在2013年5月下旬进驻江西,赣南稀土开采乱象问题受到特别关注。几乎在邝光华被抓同期,安远县20余名党政官员均被调查,有些目前已经获刑。

 

责任编辑:李欣

稀土的整治与管理

   安远县当地人介绍,开矿者与县乡两级政府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乱象鼎盛是在2010年,当时凡有稀土的山头基本上都被开采,后来慢慢变少,至2013年邝光华被抓后,基本上就没有了乱采、盗采稀土现象,仅有国有矿业公司还在开采。

   以安远县新龙乡坪岗村为例,该村虽仅有700余人,但分布在村子周围的矿就有6个,均没有采矿权,被整治之后均被关停。目前上面虽然种了树苗,但大部分黄土还裸露在外。

   “之前也有查的,但查之前就会有人通知矿主,然后矿主就停采几天,等检查过去后,再开工。”一位黄姓村民说,没有背景不可能在村里开矿,有时为了避免与村民发生不必要的麻烦,还会找村干部作为股东,在与村民起纠纷时,就找村干部来摆平或者调解。

   赣州市政府有关负责人此前受访时曾称,2010年底以来,赣州市加大了稀土矿业秩序整治力度,取缔了一批非法开采矿点,但基层干部参与非法开采的现象仍时有发生。
  
   “以前也整治打击,不是说领导不打击,只是非法开采者通过亲情、友情、人情等各种关系,拉拢一部分干部一起搞稀土,就形成黑色的利益链条。”安远县矿管局纪检组长胡洪涛对《财经》(公众号:mycaijing)记者称,从去年开始,安远县对稀土整治力度较大,“动真动硬,抓了多人后,把非法开采、盗采稀土的气焰给打下去了”。

   胡洪涛称,作为执法部门,打击非法开矿点后,开矿者又会死灰复燃,这样往往不能打击得很彻底。“有时候还没去打击呢,就有人已经通风报信,到了非法开采点,什么都没有了;还有就是领导打招呼,让打击的时候轻一点。去年中央巡视组来后,就动真格的了,省里的专案组抓一部分人,有些还被判刑,非法开采者害怕,有些人逃走。可是在这之前,有些非法开采者被抓之后,关了几天,通过关系就被取保候审了,这没有什么用。”

   胡洪涛表示,现在只要涉及到稀土问题,均是高度重视,加大力度打击。现在,每个采矿点整治都要验收并且跟踪,且各个乡镇、林场的责任进行了分配,哪个地方出现问题就找哪个地方的责任,包括领导责任。“领导们不愿意去担非法开采稀土的责任,不再像以前那样想着利益。”

   在2013年3月底,赣州稀土集团挂牌正式运营,标志着赣州稀土产业向集约开发利用迈出关键一步。至此,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成为目前赣州稀土唯一采矿权者,对全市范围内的稀土矿山资源实施统一规划,统一开采,统一经营,统一管理。其拥有年配额生产量9000吨,掌握全国60%以上的离子型稀土配额生产量和稀土氧化物供应量,是南方稀土第一大资源平台。根据国土资源部公布的采矿权名单,江西省有45张采矿证,居各省区之首,其中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取得了其中44张。

    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是赣州稀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赣州稀土集团)的子公司。赣州稀土集团为全资国有企业,其有9个国有股东,其中赣州市国资委控股25%,其余75%由赣州下属8个县市国资委共同持有。

   江西理工大学教授吴一丁介绍,在赣州稀土的整合中,不少央企、大企业想参与,试图集中资源、提高价值,进来分一杯羹。赣州则一直想由赣州稀土集团来主导,但整合起来难一些。另有专家受访时认为,其实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并无能力开采全市矿山,所以实际开采者还是原来那些老板,这无可避免超采、偷采。

   “安远县样本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就是政府部门、官员不应过多参与到稀土开采的市场中去,去干预资源的分配和企业的经营活动。”吴一丁提出建议,事实证明如此,稀土利益这么大,就应该交给市场去管理,政府可以维持市场秩序。(本文原载《财经》杂志第412期)

    来源:财经 张玉学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